音樂是土地 是河川 是森林 是海洋 是風 是呼吸

在田野間 大海裏 / 森林處 城市中 / 謙卑 崇敬
反省 無私 / 包容 互助 / 認真生活 / 好好呼吸

桑布伊永遠在乎的、關懷的,是人、是環境、是歷史、是情感

Sangpuy 桑布伊 推出的第三張個人專輯《得力量 pulu’em》,包含九首全卑南族語創作與一首融合屏東滿州古調與卑南古調的改編歌曲,這是桑布伊與團隊共同籌劃與製作長達四年的作品,也是桑布伊第一次與曾仁義以及洪子龍擔任共同製作人的一張專輯,同時也與知名的國內編曲家包括鍾興民、林強、洪晟文、黃少雍、任中強、曾仁義、洪子龍等,也首次與來自比利時音樂家Wouter Vandenabeele與塞內加爾音樂家Bao Sissoko共同編曲與錄音,有電音、實驗電子、搖滾、歐非元素融合…,融合不同的樂器還有氣勢滂礡的管弦樂做編曲,呈現這張專輯豐富多元多面向的精彩性。

從土地長出的語言

關於專輯的中英日歌詞,是桑布伊希望歌能用更多的語言去做分享,而演唱上是使用族語,是因為族語是跟土地非常息息相關的連結,台灣原住民族的原生語言就是從這塊土地長出來的,現在台灣官方認定的原住民共有17族,沒有官方認定的大約20多族,每一族都有屬於自己的語言特性。

如果你寂寞 我會靠近你             nu salrensengan, mudalrep ku kanu
如果你離開 我會捨不得你          nu maruwaday u lra, uri su’ela’elam ku
如果你覺得冷 我會給你光的溫暖 nu litek u lra, uri pasenasenan ku
如果你喜歡我 我會將你擁入懷抱 nu kasahasahar, uri ku avayaw u
                                                                                             ──〈擁抱〉

寂しいなら そばに行くよ                    If you feel alone, I will come closer to you.
離れるとき 君を手放したくないんだ      If you leave, I will be heartbroken.
寒ければ 光の暖かさをあげるよ            If you feel cold, I will warm you up with light.
僕のことを好きなら 君を抱きしめるよ   If you adore me, I will embrace you.

                                                                                            ──〈擁抱〉

台灣這塊土地相比世界許多國家的面積尺度其實算非常小,但我們卻能有這麼多語言的發展,而且文化與音樂都完全不一樣,例如排灣族就是反映生命禮俗的歌謠,阿美族主要就是歌舞取向,布農族則是和聲等等,台灣這塊土地真的非常豐富,這也是為什麼桑布伊堅持想用自己自己的語言來講台灣這塊土地,因為這是他認為對這塊土地以及對聽自己音樂的人的一種尊重。

桑布伊:「當我用中文來表達我跟台灣的關係時,我會覺得有點奇怪,會覺得我為什麼不用我媽媽的話,那跟台灣的連結更直接,因為我們的語言跟每一條溪、每一棵樹、每一個山谷都有關係,甚至每一顆石頭或沙子,都有我們的情感在。」

過去有很多人認為桑布伊會那麼致力於用族語,是因為想要傳承語言,桑布伊說自己才沒那麼偉大去做傳承,他的初衷只是想透過說族語,傳頌屬於族人的故事,就像祖先傳承下來的一些古老的歌謠,這些是不可能會用中文能去描述祭典的內容,而得是用古老的語言與詩詞去述說,關於祭典與環境與時間的關係,所以一定要用族語來唱。

桑布伊:「如果這個語言我們不會了,那我們真的就是被連根拔起,如果我是一棵樹,我習慣就是台灣這塊土地的養分。」

希望自己的語言,可以更大量被記錄在音樂裡面,也意識到周圍很多人,似乎只聽過他唱族語卻很少聽到他講族語,所以專輯第一首歌〈創世紀〉的編排便是大量用念的,再加上一點點的吟唱,用這樣的方式去朗誦天地創造一切的故事,講創世紀的神,還有守護太平洋中這塊土地的神,知本溪與卑南溪各自有什麼神,透過這樣的吟念,便能感覺自己的意念是被土地緊緊地吸住。

讓地方記憶留在音樂

來去 Kanaluvang 這邊放牛     puwarikana i kani Kanaluvang
來去 Kikuwangan 那裏放牛     puwarikana i kadu Kikuwangan                                                                                                             ──〈一天的生活〉

〈一天的生活〉這首歌的歌詞中提到Kanaluvang、Kikuwangan等一些地名,都是一些未來很有可能因為「台東縣台東市知本建康段設置太陽能發電設備及教育示範專區」之規劃而全都被光電廠覆蓋掉的地方,桑布伊希望這些地方被記得,便用歌曲的形式,把這些地方的美好記錄下來,也告訴大家這些地方是做什麼的,至於之後會否變成光電或其他,就看之後的發展,桑布伊透露這首歌最近已經拍完MV,有到歌詞中提到的這些地名做現場拍攝,目的就是要呈現當地的美。

同時這首歌的編曲,也是比利時與塞內加爾音樂家一起合作的歌曲,談到了製作上是否有遇到覺得特別困難或有趣的的事情時,桑布伊笑著說「困難是沒有辦法解決的事情,但是都解決了,也都出片了,當然就沒有困難了阿。」

開啟合作的契機,是之前比利時文化部邀請桑布伊參與交流演出時共同合作而認識了這兩位樂手,當時合作了約4、5首歌,彼此都很喜灣彼此的音樂下桑布伊答應了對方說要出新專輯時會找他們合作,所以當〈一天的生活〉錄好後就把音樂寄給他們,小提琴與KORA(非洲豎琴)拉了3、4種不同的版本,用這3、4種版本經歷不斷地剪選拼貼與大量討論聆聽的過程後才有了現在的最終版本。

相信與理解,做出反映心底的專輯封面

這次專輯美術設計,是桑布伊從第一張專輯就一直合作到現在的陳世川,兩人在台東的家住得很近,擁有一樣的生長環境,且從大學就認識了彼此,在多年的相識與多次合作的關係下,世川對桑布伊有著非常深的認知與了解,這樣的默契,讓桑布伊認為自己所在意及所想的設計方向,世川都可以很快地拿捏精準。

製作第一張專輯《Dalan》時,在聊天的過程中,世川知道了卑南族認為最美麗的顏色是黑色,因為黑色最能凸顯其他顏色,黑色也代表靈魂,代表力量,早期卑南族人出征去山上或著要做儀式的時候,會用鍋子底部的焦炭把全身抹黑,這樣就能跟環境、跟影子、跟土地在一起。所以第一張專輯才會用黑色,桑布伊要求把自己全部塗黑,然後穿著祖先傳下來的首飾與衣物,用這樣的影像來表達部落的文化與歷史。

而熱愛土地與自然的桑布伊,手機的相片存了幾百棵樹,隨時隨地看到樹就會想拍下來,在之前聊天時,跟世川說了一句「如果人的雙腳可以紮根在土地上,那我會紮根在我的部落,哪裡都不去。」於是便有了《椏幹》的封面。

桑布伊:「他是一個很棒的設計師,所以我不想加諸任何意見去左右他的設計,就像如果今天有人特別要求我做出什麼其他方向的歌,我會有很大的壓力。」

因為有前兩次合作所奠定的解與信任下,這次的專輯合作,過程中幾乎沒有見面討論,很放心地讓世川把十首歌聽完畢後就去設計出自己所心理所感覺出的樣子。

堅守自身文化,謙卑面對自然

台灣曾在17世紀時被西班牙及荷蘭殖民,也經歷1895至1945年間的日治時期,一直一直在這個島上的這些原住民族,千百年來不斷看著這些歷史變遷,但不論承受多少外來力向的影響與入侵,都絕不能失去原有的語言與文化。

桑布伊:「西班牙來我們是西班牙人,日本人來我們是日本人,清政府來我們是清朝人,中華民國來我們又變成中華民國人,其實我們根本就不屬於任何一個國家,我們只是屬於這片土地,所以我們不能失去我們的語言,失去語言就是失去了土地。

我們對土地的關係不是需要依靠科技的,是幾千年甚至萬年以上的歷史養成的,所以我們了解,我們的語言是老祖先累積幾千年的生活習慣與文化經驗才能擁有這樣的規範,才有這樣的思想或禁忌,所以我們才會對土地如次謙卑,而不是隨意利用土地肆意地想要賺錢就賺錢想要開發就開發。我們的法律不是人定的,是大自然定的,大自然的定律就是我們的法,颱風來了是禮物,地震來了也是禮物,我們就是這樣謙卑在面對大自然。」

古老的故事語歌曲傳承下的能量

近幾年慢慢開始有越來越多用族語創作的原住民歌手,但大部分聽到其他創作者的的歌曲似乎比較偏流行音樂,在桑布伊的作品中可以聽出大量的卑南族傳統音樂型態或古調,從小就對族語與自身環境文化深感興趣地桑布伊,在11歲時便進入了部落的傳統組織架構(青年會)中,當時的桑布伊不但特別喜歡聽唱傳統歌曲或卑南古調,也喜歡聽部落中的老人講故事,這些興趣讓他常跟老人們聚在一起,回憶起這些童年往事,比起其他的同年齡的人,記憶中似乎只有自己一個會聽得懂這些老人們在說什麼,但桑布伊一點都不認為自己特別或奇怪,他覺得自己是卑南族,聽得懂卑南族語是非常自然且應該的事情。

桑布伊:「我的外公去南洋當兵,回來以後不知道要幹嘛,去做一些山上的苦力活,做不習慣,後來去阿拉伯或各個國家當台勞,我阿公大伯那一輩都是這樣,大半輩子在外面飄,老了到50多歲才回來,然後發現到原本熟悉的文化已經式微了,這是環境造成的,它們經過了很多時代的虐待與環境的考驗,我一直在他們身上聽到很多故事也聽他們唱歌,這些東西慢慢累績在我的生命也在我的音樂裡面,所以我能擁有這麼多的能量。」

當信念與生活一致,創作便能述說故事

訪談中,桑布伊秀出了他手機中所存的無數條錄音檔,檔名大部分是日期與地點,他的創作過程很生活化,感受到什麼或想到什麼就馬上用手機錄下,一直不斷地在創作跟紀錄的他,這次的專輯中的每一首歌雖都有著不同的力量,但都擁有對於文化、歷史、土地、自然環境的關懷與反思,選歌的過程是從已完成的大約13、14首歌中,挑了10首完整性比較高的,並不是特意去挑10首都符合這張專題概念的,在生活中有感而發隨意創作就能有這樣的厚度,就可以對於文化歷史與環境有這麼深的連結。

桑布伊認為因為這就是日常生活的習慣,原住民很多對於表達上的習慣是不帶文字的,而是透過雕刻、圖騰去記錄重要的歷史與祭典,原住民有很多音樂也都是在記錄歷史,透過音樂紀錄,是老祖先傳承下的方式,其實早期歌謠對原住民來講,與其說是一種娛樂的方式,更像是一個傳承文化的”工具”,這些歌謠裡承載著教育與規範(例如泰雅古訓或阿美族的老人之歌),所以族人們必須每天吟唱才能讓這個歷史與訓誡傳承下去。

桑布伊:「蘭嶼的達悟族的歌,賽夏族的矮靈祭,都是在講他們的歷史講他們的故事,巴奈有用巴奈的方式記錄自己在這塊土地上所看到的事情,謝銘佑老師在台南長年來不斷地用歌曲訴描寫台南的環境,謝宇威與黃子軒則是述說客家文化的故事,最近在巡迴的陳永淘也是,台灣有好多好多這些值得更被注意的的聲音,但這些東西都被流行音樂的洪流蓋在了底下,一條溪重要的不是上面流過的水,而是紮在裡面的東西。」

從第一張專輯到這次第三張專輯,桑布伊秉持的都是對文化歷史傳承的心意、對大地環境的關懷、對人類行為的反思、以及省思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間的拉扯對立。然而桑布伊的歌詞並不是激昂的、悲情的、對抗的、說教的,而是充滿著正向的、怡然自得的以隱喻寫出桑布伊所想要表達的想法。

桑布伊社群資訊: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Sangpuy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sangpuy/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vEeth-Kn9LAiWiEanHBmpQ

文字編輯 / 祥瑾
照片拍攝 / ShoLar Wang
專輯資訊提供 / 子皿 In Ut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