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花蓮東海岸的 Lowking 姚宇謙,帶著取自族語勇敢之意的名字,散發浪漫天性與軟式R&B唱腔,用太魯閣族族語推出個人首張全創作專輯《散步到地平線》,去年甫發行便好評不斷,讓大家看見新世代的部落文化!

流離於部落與城市之間的他,承襲豐沛能量,飽含「大自然」與「電氣音色」、「世界音樂」與「流行藍調」,音樂創作不受規則束縛,揉合不同元素,遊走於虛實之間,音樂視線兩造相接共融,於是無限代替了有限。

「事實上,我以前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原住民,也不懂什麼是族語。」

Lowking在國中升學階段,才經由家長告知自己擁有原住民血統,他感到相當奇異,儘管孩提時常聽著外婆講太魯閣話,但當時還不明白原來這就是所謂的「族語」。

帶著全新身分的他,開始尋找存藏在體內的悠遠記憶,中學開始學習族語與認識部落,在大學階段參與原住民聯誼性社團「拿珊瑪谷」,認識更多族群的青年、紮根文化,大大拓展自己的視野,也逐漸了解原住民面對的社會議題等現象。

喜愛閱讀、看電影,廣泛吸收新知的Lowking從生活中滋養靈感,於高中開始學吉他,在數位潮流下也接觸電腦編曲,一展創作才華;2016年以「酒桃MOMO」樂團發跡,同年發行專輯《覓ME》;孜孜不倦的他積極接觸業界,實際在職人領域修煉音樂,2018年參加PASIWALI原住民音樂系列企劃,創作《後山Feeling》一曲,成為日後發行族語作品的契機。


唯你的視線無限,能超越地平線的有限」
《散步到地平線》專輯概念出自詩人余光中的詩句
想要有無限的視野,必須跨出門外,用心實際感受萬物


專輯封面淺淺的藍色與白底,是Lowking最愛的花蓮藍天白雲,外觀
浮凸的設計,充滿溫度的立體輪廓,內頁嵌著菱形圖騰,象徵祖靈的眼睛。

專輯曲目有許多文化象徵的傳達。<靈鳥Sisil>描述祖靈之鳥-繡眼畫眉,占卜指引太魯閣族上山打獵的方向,並判斷吉凶;動畫MV呈現出神秘色彩,一窺與山林之間的迷幻探問。<我是男子漢>是部落的英雄歌古調,反映出剽悍勇猛的民族性。

<山間一夢>讓人置身山林間的夢境,宛如邂逅美好的戀情。而與賽德克族清亮女聲幽谷.瓦歷思共同譜寫的<O nay!All night>,攜著復古Disco節奏,甜蜜地描述著青梅竹馬的故事。

<後山Feeling>帶有恬淡的香氣,離鄉背井的Lowking常有思鄉的情感抒發:「每個城市有不同的味道,花蓮讓人與大自然為伍,感到輕鬆樂活,以前從高中教室窗外望出去即是一片海洋;相對台北五光十色、高樓大廈林立,有種『濃烈』、『燙』的緊張感受,近乎窒息。」

太魯閣族與漢人混血的Lowking,有對身分認同的探索「三部曲」。
<誰在那>一表被告知有另一個身分時的詫異,對自我認同的錯亂與挫折。直到逐漸了解部落,事情變趨清晰,<分歧的路口>即是在描述認識自我與思考的過程。<模糊的界線>曲調呈現飄渺宇宙感,象徵一路上的尋根啟蒙,充滿自我意識的思量,最後自然而然,透過生活累積成最真實的模樣。

Lowking:「原住民傳統觀念是『分享』、『夠用就好』的珍惜天地萬物的感恩心態;但資本主義是是『越開發、越賺越多才好』,兩者價值觀完全是背道而馳。」
<踏土>以嘻哈Beat對抗亞泥礦權事件,呼籲大家重新拿起人跟自然跟土地的連結:「大家都喜歡美麗的風景,但有些景色慢慢在消失,千萬別等到有錢也看不到這些風景時才來後悔。」

主打歌MV<明天依然歡笑>充滿了東海岸的氣息,編曲別出心裁,開頭為可愛的鋼琴跳鍵伴隨嘻哈舞動,轉入副歌竟改以搖滾力十足的強勁,Lowking別出心裁的設計了傳統吟唱古調-領唱跟答唱的概念,將跨越疆界的玩入歌曲,在暢快歡樂的氛圍下開啟音樂新視野。

在台灣多元融合的演進下,眾多年輕人逐漸遺忘母語及文化,不論是原住民語、台語、客語皆面臨了存亡危機,Lowking:「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夠拋磚引玉,讓更多人去重視自己的土地與文化,讓世代間所有隔閡都能彼此了解,用愛穿越這些界線!」

採訪、文字:MAXMUSIC 湧泉|專訪攝影:游哲睿|圖片資料:好痛音樂 Good Tone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