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捲韓國的台式 SKA 旋風 – 瑪莉咬凱利韓國演出專訪

瑪莉咬凱利  Mary Bites Kerry(簡稱 MBK)是台灣少數融合管樂的大編制搖滾男子團體,曲風是台灣少見的 ska-punk。2017 年瑪莉受邀到釜山搖滾音樂節,2018 年又受邀到蔚山世界音樂節,彷彿在韓國開啟了一個台灣 ska 風潮。關於這兩次韓國演出 MBK 有什麼觀察與心得呢?韓國音樂節到底有什麼有趣的故事呢?請看本次的專訪。(採訪/整理 by John Huang )

瑪莉咬凱利  Mary Bites Kerry:
Vocal & Guitar : 亮亮 (2018 年蔚山世界音樂節缺席)
Vocal & Guitar : Ben
Bass:吳麟
Drum : 老馬
Sax : 大麵
Trombone:小歐
Trombone : 老鄧 (2017 年釜山搖滾音樂節缺席)
Trumpet :香蕉 (2018 年蔚山世界音樂節缺席)

Q: 2017年的釜山搖滾音樂節、2018年的蔚山世界音樂節,這兩次的韓國演出經驗,你們有什麼觀察嗎?

大麵這兩次去的活動都是當地政府單位辦的,不是地下音樂出來的個人或團隊所獨立辦的活動,但都是委託懂音樂的團隊來辦。某種程度來說跟台灣的大型音樂節比我認為差不多。
小歐我們去過類似的就是海洋音樂祭跟嘉義管樂節,政府辦的活動在後台對藝人的處理都差不多是那樣,都是滿 OK 的待遇。
大麵韓國對我們比較禮遇、尊敬一點,因為他們不知道我們是誰,哈哈哈。
Ben至於宣傳上,他們感覺上是整個城市都浸泡在這個氛圍裡面。
小歐我覺得海祭沒有這個感覺。
大麵蔚山不是大城市,但我們從釜山到蔚山的時候在路上都會看到很多宣傳。
Ben就整個城市會一起推廣,高速公路上都有跑馬燈在跑活動訊息。
大麵海祭的話可能要快到福隆才會看到宣傳吧。
Ben我覺得韓國喜歡去把當地人都拉過來一起參與,就是我們有這樣的活動,政府有這筆預算,那就厝邊一起來玩。這兩次參與感覺就是「你們趕快來,來愈多愈好!」,讓大家都能融入這個環境。
John對對對~今年連吊點滴的觀眾都來啦!(全場大笑)
老馬:一方面他們可能要宣傳當地建設而結合音樂活動,他拉動群眾的力道比台灣政府辦的活動還要大很多。台灣比較有點像是消耗預算,然後針對客群去拉,但韓國對任何可能的「戰力」都去拉,我想最大的差異應該是這裡。
大麵:蔚山像是苗栗這樣的地方,而蔚山世界音樂節感覺是要全部在地人都去聽的總動員,但在臺北要這樣連在地小朋友都過去聽音樂…
小歐:釜山是大城市,他們拉人也是很兇,而且愈多在地人愈好,我的感覺啦。
Ben:去年釜山的觀眾除了年輕人,也有很多大人帶小孩、親子同樂的,可能他們剛好週末去那邊,看到有活動就順便去聽音樂。
大麵:兩個活動其實性質很接近,都是在河堤邊散步、野餐、帶男女朋友去約會的好地方。可以看表演也可以不看表演,但是知道有這個活動給你去放鬆。
Ben:反正就是就算他們不聽音樂,坐著也很舒服的地方。
大麵:人只要覺得舒服就是成功啦!(全場大笑)

Q:覺得韓國音樂節的選團、品味和安排如何?

老馬:嗯?我覺得選到我們就是……品味超好的啊!(全場亂笑一通)
Ben:欸對耶,找我們那麼貴!八個人。
大麵:釜山搖滾音樂節就是有很多搖滾團、有一些偏民謠的、也有很重的 metal,風格很多元,會有豐富的音樂體驗。
老馬:蔚山用木棧板把野餐座位區規劃的很完整,就不會像台灣會被某些觀眾盧說:「欸前面不要站著啊!」因為把座位全部往後移,然後前面是搖滾區,這樣分開是滿好的規劃。像在台灣看大型音樂祭,座位區、搖滾區分的很清楚。而中小型的活動沒分那麼細,樂迷又比較靠北一點的話就會很混亂。
大麵:這兩次活動他們都沒有一定要安排超級明星,當然還有是相對比較有名的因為要吸引觀眾,像今年就有 hyukoh。但韓國的音樂祭不是只有「一個主角」的,他們是有很多沒聽過但實力堅強的。這些音樂祭不是為了什麼團、或某個音樂分類,是綜合性的體驗。
John:那你覺得這樣是好的嗎?
大麵:是不錯、舒服的啊,然後…沒有人在 Circle Pit…(全場大笑)。
大麵:可能…比較沒有金屬迷會來吧,比較像是「那裡有個可以野餐露營的音樂祭」,亞洲比較少這種音樂祭。歐洲都是你喜歡 metal,就是整個週末泡在那裡聽 metal,睡一覺起來還是 metal。
Ben:應該多一點這種音樂祭啊,讓人民不會無聊,太無聊就會想做壞事啊~
大麵:對啊大家趕快出去走一走啦,不要悶在家。
John:跟放風一樣。
大麵:就政府單位很需要這麼做的,有經費然後給專門的團隊辦,互助的方式,一起幫忙把文化推廣出去。

Q:那兩次的過程中有沒有什麼有趣的故事或是人物?

大麵:我要說一個,這次我們是從釜山機場直接拉車到蔚山,路上一直很渴,渴到那種,連水都可以喝的那種渴,就…嚴重的渴…(旁邊狂笑)
John:等等?!連水都可以喝是什麼意思?
Ben:他平常都只喝酒啦!(全場大笑)
大麵:所以到飯店的時候,打開冰箱,想說會有水吧?結果…有一大瓶米酒!我想說是不是上一個房客留下來的,後來才知道是主辦單位準備的,那是當地知名米酒品牌。然後我就心想,哎呦很貼心捏,每個樂團房間都有一大瓶。

Ben:
後來整晚就帶著酒在路上喝啦…
大麵:在路上,老鄧就先喝了一半了。
老馬:阿對,這兩次最有趣地方就是老鄧了,因為去年釜山那次對老鄧去度蜜月和打魔獸了(全場大笑)。其實我們兩次海外演出都沒有八個人全部到齊,可是這一次,老鄧他玩得很開心,我們都看在眼裡。
Ben:每次老鄧練完團或表演完通常他都是馬上離開的,蔚山這次是他必須跟我們整天混在一起,一群臭男生出去玩的感覺。
大麵:樂團出國演出的好處就是,大家都長時間相處在一起,講很多幹話,所以我們去國外表演的時候,都是很放鬆的。
Ben:我們這樣一群本來就是朋友,不像旅行團,不會綁手綁腳。不管是去哪裡,我們一群人都是當大冒險!
小歐:我覺得這兩次有點像員工旅遊耶!
大麵:咦?誰想要跟你員工旅遊?(全場亂笑一通)
Ben:哪有啊員工旅遊超ㄍㄧㄥ的欸幹,我們是去演出的好嗎?
小歐:我覺得有點員工旅遊的調調誒,因為在台灣表演完就各自解散啊,或帶各自的老婆小孩各自去走走了。
大麵:不說員工旅遊了啦,公司裡一定都會有一些討厭的人你不想跟他去旅行啊
全場:哦哦哦哦哦~~~~~~!!(拍手)
Ben:突破盲腸!有些人他是好人,但你就是沒有辦法跟他一起出去玩。
大麵:你週末的時候不會想要再看到你同事吧?我們樂團是不一樣的,不然我們幹嘛每個禮拜都要練團?
Ben:所以我每次練團都閉眼睛啊。

(全場亂笑一通)

吳麟:我記得這兩次都有兩個人讓我印象深刻,一個是很肌肉感長得像館長的人,去年有來接送我們。
Ben:噢對,他感覺打個噴嚏就能殺人。(全場大笑)
吳麟:他的臉看起來一直都超兇的,我記得回程他送我們去機場,要走的時候,我就問他覺得我們的音樂怎麼樣啊,他的回答有點像那種…惡棍跟你講真心話的氣氛。他說很喜歡瑪莉的音樂,雖然他是聽 Nu-Metal 的,但覺得我們的音樂很熱情很開心他很喜歡,所以我一直記得這個人的反差。
老馬:他今年有來春吶。
吳麟:另外還有一個人,是今年載我們去機場,瘦瘦的年紀比較大的。
大麵:噢對,他有穿去年釜山搖滾的 T-shirt,他英文不好但一直想跟我們說話,只是我不太記得他的臉,嗯…韓國人都長得一樣…
全場:你這是歧視!(大笑加噓聲)
老馬:大麵覺得亞洲人都長得一樣。

(又全場大笑)

老馬:蔚山這一次在公布我們的時候,有一個韓國人知道我們會去,就留言說他很興奮。
小歐:我好興奮啊~~~
Ben:還有一個是住韓國的台灣媽媽,她說他兒子看到有台灣團就叫她一定要來看,後來她有來找我聊天,說她很開心。釜山也有一個,後來我看她 Instagram,也有一個是台灣媽媽。
John:所以你們的主要粉絲族群不是媽寶而是媽粉。
大麵:回到剛剛的問題,印象深刻的人就是 Lion,第一次去釜山時因為他英文比較流利,而且又好笑,一直陪著我們,演完後他找我們喝一杯酒啊聊天很開心。今年我們到蔚山,在想是誰來接我們時,一看到是他,就「啊~~~超開心」。雖然是不同地方不同的表演,但看到是熟悉的人,就很安心而且超開心,感覺會是很順利的一個活動……
Ben:Lion 有交過台灣女朋友耶。
全場:誒?!

瑪莉咬凱莉《展望未來》發表於2017
[su_youtube_advanced url=”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7pwkBKF7u0″]